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新闻 > 正文
千年古堡宋家庄:三大家族一口井紫荆关外第一庄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1-12

  “三大家族一口井,主人二字为昌明。”在太行山与燕山交会处的塞北蔚县,有一个风格奇特、历史悠久的古堡——宋家庄堡。因为地处连接蒙古大漠和西北高原的要冲,宋家庄堡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被誉为“紫荆关外第一庄”。宋家庄堡民风淳朴,民居古建保存较好,特别是古堡整体布局暗藏“主人”二字,更是古村堡建造中的奇观。

  据专家考证,远在新石器时期,宋家庄一带就有人类栖居;北魏建村立寨,隋唐以后这里已是十里一堡、五里一庄的繁华之地。据《蔚县志》记载,宋家庄古堡长168米、宽166米,始建于明洪武初年(公元1372年),坐落在蔚县盆地的南北通商大道上。虽说地处偏远,当时却客栈、茶楼、店铺、书场一应俱全。昔日的古庙古屋历经600多个春秋,虽或残损坍塌,但古韵悠然。

  宋家庄堡地处蔚县南端盆地,东邻南杨庄乡,南与保定涞源接壤,西与下宫村乡毗邻,北距县城仅3公里,是蔚县境内八百庄堡中最具古文化色彩的典型村堡之一,目前是宋家庄镇政府所在地。

  驱车来到宋家庄,厚重的土城墙环抱着一座高高的城门楼。抬头望去,堡门青石额上镌刻着“昌明”二字,而不是通常的村名。

  蔚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吴素琴介绍说,可能是因为宋家庄有些名不副实吧。明朝以前,宋家庄的村址在现在的村堡东约1公里、县城至蔚涞旅游公路的路东。旧村堡由宋姓人家始建,故名“宋家庄”。眼前的宋家庄堡始建于明洪武初年(公元1372年),建堡时,宋姓已经衰败,韩姓成为统领宋家庄的大户。明弘治、正德年间,又陆续迁来苏、邹两姓。后来,韩、苏、邹成为主宰村堡的三大家族。不过,村名仍然沿用“宋家庄”的称谓,只是在堡门青石匾额上刻上“昌明”字样,意为兴旺发达。所以,宋家庄堡又名“昌明堡”。

  宋家庄堡的堡门上建有一座魁星楼。登楼俯瞰,古堡三横一纵的街道形成一个“王”字,再冠以古堡正北堡墙上的真武庙为点,古堡整体布局恰似一个“主”字。从堡门进堡、出堡,两条大街形如一撇一捺,呈现一个“人”字。所以,以整体布局来看,宋家庄堡暗藏“主人”二字,是一座“主人”堡。这是何意?可惜设计者的用心已无人能够参透。

  吴素琴介绍说,宋家庄堡现存明清古宅30多处,均为四合院或连环院,大部分保存完好。古宅多为砖木结构,青条基石,青砖灰瓦,白灰勾缝,屋顶起脊。门窗为木制,雕有花鸟鱼虫和琴棋书画。街门楼内影壁、房屋后檐及左右侧临街外檐,均有砖雕装饰,图案有飞禽走兽和瓜果花卉。这些木雕和砖雕做工十分精细,图案惟妙惟肖,极具观赏价值。

  一进宋家庄堡,深厚的历史文化气息扑面而来。距堡门三五米的地方便建有一座戏楼。据史料记载,该戏楼建于明万历年间,已经历400多年风雨,整体结构仍然保存完好。作为蔚县现存300多座古戏楼之一,该戏楼是一座穿心戏楼,别具一格,已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名录。

  据了解,蔚县现存的戏楼大多分布在城堡的南门外,坐南朝北面对城堡大门。而宋家庄堡的穿心戏楼却位于堡内,宋家庄堡从南到北为主街,正南为堡门,正北堡墙建真武庙一座。穿心戏楼坐南面北,与真武庙遥相呼应。

  穿心戏楼的独特之处在于,在村堡内有限的空间内,戏楼巧妙地建在堡门内主街路口之上。戏楼台基中部留有走道,平时是村堡出入的主要街道,唱戏时走道上木板相盖,上面文唱武打,下面行车走人,所以这种戏楼被称为“穿心戏楼”。

  据老人们回忆,原来宋家庄堡的穿心戏楼正面椽头雕有狮子头和戏剧人物脸谱,正面前檩正中浮雕金龙五条,形态逼真,蓄势欲飞。戏楼前台内壁绘有彩色壁画,东壁为《拜寿图》,西壁是《绿牡丹》,后壁木制隔扇上绘有《百古图》,图案精美,笔法细腻。

  按传统古建设计思想,戏楼多为庙宇定期祭神而建。宋家庄堡穿心戏楼不仅是节约用地的典范,其建造的初衷也是为了祭祀真武大帝,祈求保佑堡内人民安居乐业、世代康宁。历史上,每年农历三月初三,戏楼会定期唱戏,宋家庄堡庙会也是鼎盛一时。

  堡门和戏楼之间有一条小巷,坐落着一处院落,门楣上一块匾额朗朗刻有四个大字:韩家镖局。

  为什么宋家庄堡最有名的人姓韩而不姓宋呢?吴素琴说,宋家庄堡几百年前就没有了宋姓。宋家庄因宋氏始建而得名的,但创造了古堡辉煌的却是韩、苏、邹三大家族。其中,苏邹两姓系外地迁入,韩姓却是地道的蔚县土著。

  韩家分成三家:一家为韩家镖局,一家为韩家大院,一家为同姓认祖的韩氏人。其中,最为有名而且至今让人津津乐道的,就是颇具传奇色彩的韩家镖局。

  冬日里的宋家庄堡,老人们暖暖地晒着太阳。老人们的幽幽讲述,把人带进韩家镖局威名远扬的过往。

  韩品玉老人说,韩家镖局门上过去有块匾,写着“父子武魁”,“武魁”就是“武举”的意思。据载,清道光二年,韩瑛高中武举,同年在本村宋家庄开设镖局。当时,蔚县是京、津、冀、晋、蒙通商之要隘,关内外客商及运输骡帮昼夜不绝,往来于飞狐古道之间,韩瑛就是看准了这一商机,开始走镖。

  老人们说,韩家镖局最早靠养牛羊发家,非常富裕,后来经营镖局,在蔚县到保定一带名气很大。据说,只要见到韩家镖局的“信旗”,就没人敢劫镖。当时韩家镖局的名气到底有多大呢?据老辈人传下来的说法:哪怕是个三岁的小孩拿着韩家镖局的信旗,也没人敢劫镖。

  有一次,韩瑛押镖被响马盯上。韩瑛早有察觉,却不露声色。晚上住店时,韩瑛料想响马会趁夜下手,决定将计就计。他让伙计把镖一一卸下垛在院内,一共42个,每个重250斤。然后,他逐个拎起运进屋内。而这一切,暗中窥视的响马均看在眼里,大吃一惊。响马头目遂现身施礼,向韩瑛表示敬佩,承诺以后凡韩家镖局经过,决不侵扰。

  据记载,韩瑛的儿子高中武进士,只是英年早逝。韩瑛晚年将镖局交给哥哥的重孙料理,是为韩家镖局的最后一名镖师。至于韩家镖局没落的原因,坊间演绎甚多,但最可信的是:镖局失镖。

  “想想吧,当时一头骡子能驮240锭金子,一下子失了镖,镖局怎么可能再翻身呢?”老人感慨道。

  如今,两进四合院的韩家镖局院落凋敝。聆听着老人们讲述,触摸着镖局的碎瓦残垣,韩氏家族的走镖传奇,似乎穿越了岁月的尘埃,依稀出现在眼前。

  12月2日,胡润研究院与海银财富联合发布《2016财富传承密码特别报告》。报告指出,全球仅2.4%超级财富创造家族“富得过三代”。未来20年,中国内地31.5万亿财富将易主,“家族办公室”将迎来蓬勃发展期。

  这是中国证监会成功查处的首起借道“沪股通”交易机制反向操纵A股的新型案件,也是监管部门有效应对执法新形势的成功案例。

  喜剧电影《麻烦家族》于11月14日在京开机,影片为黄磊执导的电影处女作,明星跨界当导演在现在,甚至未来更长时间,依然是电影圈的热门话题。